【楼诚】【楼诚衍生】明家兄弟VS明家兄弟 现代AU 首章更新


一定要先看图看清楚配对后再阅读此文,我自己有好几次都差点乱了我才不会说~首章只是发糖+铺垫,也就是五对楼诚加衍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故事,我尽量保持着让每个人的性格都鲜明,但更细节的问题请不要在意,我现在感觉都有点精分了写的…_(:зゝ∠)_,可能会和太太们撞梗但我绝不会抄袭的这个我用人格担保!

年龄顺序也是从左到右,明诚本身已经比明楼小了,所以往后排的兄弟们更小一些,但放心都是成年的……后期还有表弟胡八一和蔺晨萧景琰串场。

在欧美圈混时间长了第一次接触国产cp,再加上欢乐颂方面的人物了解不深,小方也稍稍加了点自己的理解,如果人物崩了或是occ了还请轻喷。

故事梗概:就是明楼家五兄弟和明诚家五兄弟原本只是隔壁邻居,祖辈都是朋友但担心五个儿子抢夺家产所以共同留有【没结婚不许离开必须兄弟同住】的祖训,目前领证的只有明楼和明诚,但是去国外领的所以并不能算数,于是十个人的同居生活开始了……【别问我房子多大,两个人住一屋还是以前的房间不可以吗……O__O 】

以后更新会分【过去篇】和【现在篇】,过去篇一般是讲其中一对里的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现在篇就是无责任的秀恩爱加发糖,请备好胰岛素准备,我尽量每次更都是一个小故事,但不排除会分上下篇的可能性……

————————————————————————————


  上海冬日很普通的一个清晨。

  明楼和明诚两个人手里拎着从外面买回来的早饭,今天是周一,天气冷了人难免变得贪睡,阿诚不想起早做饭,明楼也赶上难得的好心情,两个人就当是晨间散步顺便买了些早餐回来。

“今天有什么安排啊?”明家大哥就没有记得自己日程的时候。

“上午上完课以后有个教科研的会,估计下午两三点就结束了。”阿诚看着手里拎着的包子,这包子应该够吃吧?家里这么多人呢……

“正好,回家歇歇。”明楼皱了皱眉,“这叫怎么回事,家里跟大杂院似得,这么多人住一起。”

“那要不…”阿诚想趁热来个包子尝尝,抬头看到明楼的眼神后又把手缩了回来,“我带着弟弟们回去住,省的搅了明大教授的清静。”

  明楼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抬手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夹住一个包子递给他,顺便把他手里的东西接过来让他放心吃。

  看见包子那双鹿眼里都快有小星星了,阿诚倒也懂事,一边吃一边靠近明楼揽住他的胳膊,实际是为了把空出来的那只手放进他口袋里取暖。

“那我弟弟们怎么办?见锋和荣石不抵和我动枪啊!”明楼发现阿诚吃完一个以后意犹未尽的样子,干脆将那袋包子给了他,“就这孟伟和熏然还没事总往回跑呢!”

“那还不是让你弟弟气的…”阿诚愤愤不平的说,“害的我也不能把房子租出去,就这么空在那抵浪费多少钱!”

“诶!对了,或许可以这样。”这话倒是提醒了明楼,“让两家搬隔壁去,富裕的房间就给八一留着。”

“你们家老太爷又不是没留祖训,没结婚不许分家。”

“咱又不是没领证…”

“老太爷怎么可能认识外国的结婚证!你再给他烧个翻译过去?”阿诚叹了口气,“以前就五个人一起住,现在翻番了,哎…希望就寄托在你们家八一身上了,他要是能领回来个老婆就好了。”

“怎么说话呢?是咱们家!再说你不也有个表…”

“别,明先生,你还真想把我们家人全都收你们明家去啊。”

“都说了是咱们家…”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家门口,阿诚把手从明楼口袋里拿出来的同时顺便带走钥匙,等开了门阿诚冲明楼伸手。

“干嘛?想抱抱?我怕粥蹭你身上。”明楼装傻。

  阿诚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几个袋子,接着推开门走进别墅。

  


  李熏然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摸了摸被窝里发现还温着,看样子是刚离开没多久。

  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可没等他翻过身,那熟悉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起来了?”接着额角就被吻了。

  李熏然翻过身,才发现那人已经穿戴完毕,正坐在床边俯身看着自己。

  从被子底下伸出雪白的胳膊抱住面前人的脖子,把他拉下来亲了一口,李熏然吃吃地笑着,搂着那人的大脑袋不放开。

  每个周一早上李熏然都要这样撒会儿娇才肯起床,凌远直接将人从床上捞起来,期间还因为李熏然不老实的啃他脖子而拍了他屁股几下。

  虽然李熏然不是家里最小的,但许一霖那老实的脾气让他自然而然的成了家里的小霸王,但小霸王也有遇到天敌的那天,一直以热血正直小警察自居的李熏然遇到了隔壁家排行老二的凌远,心里小恶魔暴露的同时还被他吃的死死的。

  伺候着小祖宗洗漱完顺便帮他搭配好衣服,阿诚每天怎样伺候大哥凌远基本上就怎么伺候李熏然,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自己的这个还超级不听话。

  出了房间门李熏然还在打哈欠,来到客厅还在冲盹,凌远也不管他,径直走向厨房拿出饭盒,开始给李警官做今天的午餐。

“别拿错了,上次就装错了让启平把我的拿走了…”李熏然来到厨房门口看着凌远忙活,倚着门框迷迷糊糊的。

“宗明的手艺也不错,再说我不是给你送回去了吗!”

“不要,我只习惯吃你做午餐。”

“本来以前我一个星期就周二做一次饭,现在倒好,为了伺候你我抵天天下厨房。韦三牛天天说我是什么…什么妻奴…”

“凌大院长忙的时候我不还给你做饭了吗~”李熏然狡黠的笑着,“再加上我晚上还抵伺候院长也是很辛苦的~”

  凌远早就习惯李熏然的嬉皮笑脸,“那就去餐桌那坐着,我把牛奶热好,大哥他们一定是起晚了去买早饭。”

“我帮你我帮你!”李熏然盹也醒的差不多了,干脆扎进厨房给凌远添乱。

 


  赵启平在镜子前穿上衬衣搭上领带,等打开洗手间门的时候谭宗明还在给自己刮胡子。

“谭总裁连个胡子都不会刮?”赵启平有点好笑的看着满脸泡沫的谭宗明,“像你这样的不都是应该管家在一旁伺候着,十几个女仆在旁边给你刮胡子吗?”

“十几个人怎么刮…”谭宗明嘟囔着将刮胡刀上的泡沫冲下去,“再说我以前用电动的,这个还不太习惯…”

“刮胡刀刮的干净,再说又没让你天天用这个。”赵启平说着已经伸手把剃须刀拿走了,一只手抬起谭宗明的下巴帮他刮胡子。

“你年轻你当然用这个了,我这都这么大岁数了…”

“别说话!”赵启平语气变得严肃,“划破了我可不管。”

  赵医生的手法怎么可能会划破,谭宗明虽然这样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让赵启平给他刮胡子,等刮完最后一点赵启平边冲洗刮胡刀边让谭宗明去洗脸。

  洗完后他用手抚上谭宗明的脸颊,左看右看怕有没刮干净的地方。

  而谭宗明却觉得他像是在挑匹马就差看看牙口怎么样了………………

“我这是在挑猪头肉。”知道谭宗明怎么想的赵启平顺手摸了摸他的脖子,挺光滑的,刮的不错~

  赵启平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转身收好刮胡刀刚想出去就被谭宗明从身后抱住了。

“大清早的干什么?”

“给赵医生刮胡子的补偿啊~”

“那你单位的女秘书给你递完文件你也亲她一口回报她?”

“不,我只回报赵医生。”谭宗明用光滑的侧脸亲昵的蹭着赵启平的脸颊,“再说了,我就是有再多的钱我也抵和我兄弟住一块,哪来的地方雇女仆~”

“你手里掌管着家族产业,房地产又是主业,你还少套房子吗?”

“那我也抵挤在这,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赵医生和我结婚去。”谭宗明将他搂的更紧了,“你要是同意我马上订机票咱去英国,你说的没错,想去哪定居我都有房子。”

  赵启平扭转身子面对着他,“大哥他们早就领证了不还是住在这,我觉得这也不错,大家都在一起也热闹。”

  谭宗明撇撇嘴,他可是身家上亿的谭总裁,天天还和兄弟们住一起这叫怎么回事。

“怎么?你不喜欢这样?”赵启平看出了他不高兴。

“当然不是。”终于让谭宗明逮到个得手的机会偷香,“只要有你,别墅也好,狗窝也好,无论哪里都好。”

  这话倒给赵启平逗乐了,“要是住狗窝的话还是谭总自己去吧,我可不去。”

“启平你就这么抛弃我了?”

“我顶多给你送个饭。”赵启平那红的快要滴血的耳朵已经暴露了他,七扭八扭的从谭宗明怀里钻出来,“快收拾好去吃早饭吧~别回头又让司机等着。”

  


  方孟韦正做梦梦见和杜见锋一起追小偷,杜见锋边追边骂街,方孟韦也顾不上让他注意素质,小偷跑的飞快,方孟韦加快脚步眼看就要追到他了。

  可谁知抓到他的肩膀后,小偷猛然回过头,方孟韦看到的却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作为一名警察,尤其又是派出所副所长,方孟韦当然不怕这个,但是等到他回过神时才发现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陷入了一片黑暗,明明记得刚才杜见锋是和他在一起的。

  刚想张口喊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被抓住的小偷不知道哪来了力气,挣脱了控制从身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方孟韦想挣脱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在气息快要消失的时候他看见了杜见锋,他正背对着自己逐渐远去,身边还跟着当初当兵时军队里有名的那个军花,他回头冷漠的看了方孟韦一眼,接着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方孟韦用尽全力喊他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接着便从梦中突然惊醒,他只感觉自己一身冷汗,浑身还是动不了。

  一低头才知道,杜见锋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他们家最显著的遗传基因——大脑袋正枕在他的胸口上,难怪会做恶梦。

  方孟韦没好气的将他从身上推下去,杜见锋不但没有醒还借机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蹭了蹭。

“孟韦……”

“醒了就起来吧。”方孟韦以为他醒了,刚想下地就因为腰部的疼痛吸了口气,“今天周一大哥他们做早饭,不想挨骂你就快点起来。”

“孟韦…”杜见锋把被子往怀里拢了拢,顺带蹭了一下,“都说了不来了…如果你强烈要求的话再来一次也行……”

  一大清早的做什么春梦呢!!!

  方孟韦抬腿把杜见锋从床上踹了下去,结果一伸腿又扯动了那个部位,这次不是疼了,是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杜见锋从地上爬起来,先是迷茫的环顾一下四周,直到看到床上正用一双带着水汽的鹿眼看着他的人才清醒过来。

“他娘的怎么了这是?一大清早的哭啥?”杜见锋急急忙忙的爬上床,“还是哪伤着了?我去找二哥给你看看!”

  杜见锋说着就要出去,方孟韦赶忙喊住他。

“回来!你先把衣服穿上……”

  杜见锋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猫腰把地上的裤子捡起来,“你这是咋了?和我说说。”

“没事…”方孟韦红着脸扭过头,“做个噩梦而已,你别大惊小怪的。”

  正在穿裤子的杜见锋一愣,“哎呀,你吓老子一跳,梦都是反的,怕啥,来,亲一下就好了。”

  那还含着眼泪的小鹿眼带着红眼眶一起看向杜见锋,眼神却是气鼓鼓的。

  杜见锋赶忙退回来捡起地上的衬衣往身上套,“下次再做噩梦就喊我,梦见啥我都能给你打跑,就是梦见鬼老子照样干他!诶?这衬衣怎么缩水了?”

“连鬼你都惦记,你涉猎够广泛的啊~”方孟韦没好气的说道,“别往里塞了你穿不进去,那是我的衬衣。”

  杜见锋脱下来将衣服还给他,但看到方孟韦嫌弃的眼神后只能默默的放下,回身去衣柜里给孟伟拿了件新的出来。

“我就随口一说,你说我还能干得了谁,在家里我连荣石那小子都惹不起。”

  方孟韦白了他一眼,这倒让杜见锋凑过来,在他耳边吹起似得说:“老子也就能干个你,昨晚怎么样副局长,属下伺候的满意吗?”

  就知道会被踹杜见锋早有防备,一把抓住那纤细的脚腕往下一拽,方孟韦整个人倒在床上被杜见锋困在怀里。

  欺身上前将脸凑近,方孟韦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喷在脸上,杜见锋就势将他的抬起往胸前压,手也攀附上轻轻摩挲着柔软光滑的大腿内侧。

  这么长时间方孟韦刚才的眼泪早憋回去了,现在正微笑着看着身上的杜见锋,杜见锋知道,他这么笑着看着自己准没好事。

  


  许一霖被重物落地‘咚’的一声吵醒了,声音似乎来自对面的房间,还没等他意识到是什么掉在地上能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头顶上响起的声音就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抬头看的时候正好那柔软的嘴唇落在额头上,荣石正微笑着看着许一霖,手还不时地抓挠着他脑后的头发,让许一霖觉得无比放松。

“你早就醒了?”许一霖揉着眼睛坐起来,“应该叫醒我的……”

“看你睡得挺香不忍心吵醒你。”荣石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再说时间还早,要不要再睡会儿?你昨天演出到那么晚才回来。”

“都已经醒了就起来吧,哪有周一吃早饭就不上桌的道理。”许一霖一回头就看到荣石捂着已经麻了的胳膊坐起来,“抱歉…把你胳膊都压麻了……”

  荣石直直的看着他,直到看的许一霖有点发毛。

“荣石?”

“不用道歉。”荣石从床上下来,“我喜欢…被压着胳膊睡。”

  许一霖听到他说这话先是一愣,接着被他说这话时别别扭扭的语气逗笑了。

“还有人喜欢被压麻的?”

“别,别闹……”

  许一霖再一旁笑得更欢了,荣石最后也自暴自弃上去抓他的痒痒肉,许一霖最怕痒,被荣石弄得在床上打滚。

“好了,不逗你了,起来吃早饭去。”荣石最后在许一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顺手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等晚上再找你算账。”

  听到这话许一霖当时就脸红了,他脸皮薄,平时杜见锋说个黄段子荣石给他解释完他都能不好意思半天,更何况现在这话是从荣石嘴里直接说出来的。

  等两人收拾完从房间出来,对面的房门也正好打开,杜见锋捂着左眼灰溜溜的走出来。

“见锋哥,您这是怎么了?我二哥呢?”许一霖说着就要上去看。

  杜见锋赶忙摆手示意不用,“我没事,孟伟在屋洗澡呢。”

“又被揍了吧。”荣石一手搂住许一霖的腰示意他不用上前,“捂什么捂,比着更严重的伤我们都见过,你又作死了?”

“不用你小子管我。”杜见锋干脆破罐破摔,手放下后是一个被捣的乌青的左眼,“我这是睡觉不小心撞到床头柜了…”

“撞床头柜能把眼睛撞青了,你怎么没撞瞎啊?”

“臭小子,你再说风凉话我他娘的抽你信不信!”杜见锋作势就要脱下来拖鞋揍他。

  荣石毫不在意,拉着许一霖往楼梯口走去,“明明是自己没本事,难怪总被老婆揍。”

  许一霖不高兴的挣了挣他的手,荣石赶忙改口,“是二哥,被二哥揍。”

  一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等下楼来到客厅的时候谭宗明和赵启平正好刚从外面拿报纸回来,厨房里传来凌远和李熏然的说话声,杜见锋也跟着他们一起下来。

  荣石径直走到厨房去煮咖啡,许一霖坐下来让赵启平给他看看气色,谭宗明在旁边还时不时的插两句。

  在赵启平制止了谭宗明要给许一霖买灵芝甚至冬虫夏草什么的补身体的时候,荣石的咖啡也煮好了,凌远也给李熏然做好了午餐,如果不是李熏然在一旁捣乱他能做的更快。

  方孟韦也洗完澡收拾好从楼上下来,这时,别墅门从外面打开,明楼和明诚带着一丝寒气走进来。

“哥,你们回来了。”方孟韦紧跑两步上前接过明诚手里的东西,“一路提着这么多东西多沉啊,以后叫着我们一起去,也多个人帮你拎着。”

  明诚身后拎着更多的东西的明楼直直的站在那,眼看着方孟韦过来把阿诚手里的东西拿走,明楼慢慢将视线投向他自己的弟弟们。

  凌远正和赵启平一起讨论给许一霖补身体的办法,旁边的谭宗明还在坚持着要买些补品煲个汤什么的,杜见锋正狗腿的帮方孟韦把早饭从袋子里拿出来并摆放在桌子上,荣石虽然没什么事干,但很显然他正一边喝咖啡一边听许一霖他们那边的谈话。

  就没人上前帮个忙吗?我把你们一个个的拉扯大容易吗!我虽然去当大学老师了但我把家族企业给你了啊!还把你培养成医生,送你去参军,甚至你那没事干整个典当铺实际跟黑社会似得我都没管你,我这么好的哥哥你们上哪找去!

  明楼发现真的没人来后只能自己把东西放到桌上,拿出粥和几样小菜,还有热腾腾的包子。

“哥,你这包子买的少不少?”李熏然数了数,基本上一人一个就没了。

“恩?没事,你吃不饱把我的给你。”阿诚把包子夹给他。

“别,还是留给一霖吧。”李熏然又夹给许一霖,“大哥那你多喝点粥,别吃不饱回头。”

“没事,我吃的挺饱的…”阿诚心虚的把眼神错开,正好看见对面明楼盯着他。

【看我做什么?】

【让你路上少吃点你不听。】

【太好吃了我停不下来啊,诶,你的你还吃不吃?不吃给我。】

  一阵脑电波交流后明楼无奈的夹起包子放进阿诚碗里,扭头看身边的弟弟们。

  明楼家兄弟的脑电波都是同频的,而且明楼跑出去独自连了个热点WIFI。其他兄弟虽然没这个本事,但自己人之间沟通还是畅通无阻的。

  五兄弟纷纷将自己的包子夹到对面的人的碗里。

  看着对面埋头努力吃饭的明诚一家,明楼这边兄弟五个一起欣慰的点头。

“我们家阿诚(熏然)(启平)(孟伟)(一霖)吃的真香。”

  来自即使肚子很饿但心里无比开心的明楼兄弟一家。


tbc

——————————————————————————————

基友对这篇文的评价是【楼诚衍生之五个人格之找不同之体型与发际线之间的微妙联系】,我觉得挺全面挺可观的~【doge脸】

评论(68)
热度(832)

© 三三_抖森家大太太東哥家小丫鬟 | Powered by LOFTER